第六章 木棉木棉几月开(7)(1 / 2)

那一晚,简直是历史性的一晚。

祁家二少爷第一次为女孩子洗衣服,发生在这一晚;祁家二少爷发现自己洗起衣服来和九岁的画扇水平不相上下,也在这一晚。

他揉了好久,洗衣粉皂粉倒了不少,洗手间里上空都飘满泡泡了,画扇白天穿的那条白裙子上巨大的浓黑污渍依旧没能彻底洗掉。

连年颓败地叹气,看着画扇的脸,征求她的意见,“这条扔了,我再给你买,成吧?”

连年洗衣服的时候,画扇不肯走,一直那么蜷在一边看着,这会儿听连年问她,目光还没来得及从连年脸上收回来,两人视线登时撞了个正着。

画扇小脸莫名地有些白,赶紧错开眼,连年倒没觉得有什么,继续追问她,“扔了吧?我可是洗不干净。”顿了一顿,他诧异地问她,“到底是谁弄你身上的颜料,干吗要欺负你?”

画扇咬住下嘴唇,不说话,连年有些恼,用沾着泡泡的手去碰她的小脸,“我都帮你洗衣服了,你还不跟我说话?”

静了一会儿,画扇低声说,“我不说话。”

连年愣了一下,没明白她什么意思,画扇抬起长睫毛,轻声说,“因为……我不说话,就把别人弄生气了……”

连年怔了一下,讶然失笑了,“谁这么霸道,你不跟他说话,他就这么欺负你?”

祁二少爷分明是忘了,就在前一秒,画扇不跟他说话,也把他气得不轻。

画扇摇摇头,“不认识……大家都叫他姚……姚班长。”

连年点了点头,“姚班长?明天我去见见他。”

不用洗衣服了,俩人各自回自己的卧室睡觉,从洗手间里出来时,画扇在连年身后轻轻地说了一句,“谢谢你。”

只有三个字,说完这三个字,她擦过连年身边,静悄悄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。